The Amazing Uluru!

2018年8月底,cliff公司有项目在Uluru那边派他去做inspection,正好我也没去过北领地,于是也跟着去啦~我们安排了三天的行程,算是将澳洲之心初级打卡成功,来澳洲五年,我也终于走遍了全澳洲所有州和领地。

如果说澳洲其他州和领地还有一些相似之处,北领地绝对是最特别的存在。最地广人稀,最气候恶劣,然而正是这一片人迹罕至的地方,孕育了最独一无二的红色沙漠和岩石群,被全世界的旅行者念念不忘,誉为一生必去的50个景点之一。

说起北领地,不得不提被原住民称作“世界之心”的Uluru,它是一块巨大的红色石头,高348米,周长达9.4km,然而这只是冰山一角,据测算其绝大部分体积深埋地下,向下延伸6km。这一附近已经被相当程度地旅游开发过,游客可以选择徒步,驾车,直升机,星光晚餐等各种方式探索它的美好。我们俩选择了比较传统和经济的方式,驾车去看了日落,又一早在骆驼背上看了日出。


从阿德一路向北,飞机上看下去不再是绿色,渐渐被荒漠沙土吞噬。

沙漠上投下一架飞机划过的阴影,有没有想起英国病人的开头

近了,近了,远远地看见了大石头!从各种网上图片看到的大石头近在眼前了!

抵达Uluru机场后,cliff就被同事接走上班了,我跟着shuttle bus抵达resort。来Uluru的游客基本都会住在这个resort里,从apt到五星宾馆,从cafe到buffet,设施非常全面,同时在旅游旺季也就是南半球的冬天,机票和酒店都非常难订,而且非常非常贵。

在前台办理入住的男生是阿德的,刚刚从酒店管理毕业。我不禁问出了那个特别傻的问题,为什么想留在这里工作,他回答说他很喜欢这里的景色,也喜欢这种生活方式。我觉得这大概和在阿德生活久了的我不想回悉尼,以及在澳洲生活久了的我们不想回中国的原因一样吧。虽然知道外面有更大的天地,但更向往的生活却在这里。

等到晚上cliff下班,他跟我分享了他的工作内容。他这次是去审查为原住民建造的房屋,他说去到他们的社区之后真的被震惊了,他用“鸟不生蛋”来形容的… 生活环境非常糟糕,衣不蔽体,随处都是垃圾堆和瘦骨嶙峋的小孩,房屋被他们自己毁坏得相当严重,像是被遗弃的贫民区。

在城市偶尔见到原住民我都会绕着走,印象中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原住民是好好穿着衣服和鞋子的,看上去都像未开化的野蛮人,席地而坐,拿着破破烂烂。我心中总是很疑惑,澳洲不是很尊重原住民吗,不是有很多补助吗,为什么在上班场所见不到他们,为什么看不到他们逛街,为什么从来没见过他们在饭店吃饭?来到Uluru之后我的疑惑更深了。为什么可以在原住民的圣地开发旅游业,为什么允许外人攀爬他们的圣石,为什么在人家的地盘上,却依然看不到他们工作和生活的痕迹?然而千千万万的世界各地游客,却是为了体验所谓的原住民文化而来。

自己的土地被殖民者占领了几百年,种族没落,受尽屠杀和歧视,却不向文明转变,连自己宝贵的文化都得靠殖民者的保护,而现今的我们却要交着高昂的税款养着这群人,其实我是想不通的。


Field of Light是一个唯美的灯光艺术展,设计团队将5万多个小灯泡由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光纤网络连接,当夜幕降临Uluru时,这些玻璃球在夜空中如花朵般盛放。放眼望去如同散落在原野上的星光,美不胜收。

我们沿着步道慢慢地走,周围也没有什么人,茫茫星海中仿佛只有我们自己,感觉这片土地在浩瀚的星空下渐渐睡去,这份经历真是独特又难忘。


位于Uluru西部25km的Kata Tjuta,则是这片大陆上又一鬼斧神工之作。在原住民的语言中,Kata Tjuta意味着“许多头”,远远望去就像一盒裹上厚厚可可粉的生巧克力。

Kata Tjuta的岩体在形成之初发生了断裂,经过数亿年的风化和侵蚀,裂缝最终形成了峡谷。荒原上的风在峡谷间呼啸而过,被当地人称为“Valley of the Winds”。我们沿着上图的指示牌,分别在Walpa Gorge和Valley of the Winds徒步了一个小时和四个小时。

Walpa Gorge的徒步路线非常短,沿着两块大石头的夹缝走个来回,大概是一小时。虽然明知道里面也没什么可看的,但总觉得那两块石头的中间藏着什么东西在呼唤我…

到达Valley of the Winds是正午,北领地的冬天正午也有二十多度,而且非常非常晒。这里分成三个难易程度的track,对应三个lookout,cliff走到第一个就不想往下走了。

但我那天像打了鸡血一样,拽着他往第二个lookout走去。这一路非常非常难走,已经不再是平路和缓坡,基本都在爬山,而且仿佛没有尽头。但是穿行在山中,却不得不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惊叹,干燥而荒凉,真是美到极致。

大概走了两个小时,我们终于抵达第二个lookout,眼前的就是Valley of the Winds。沿路和我们一起走过来的一对中年中国夫妇,停都没停,继续往第三个走去。

我们坐在这里吹了好一会峡谷风才原路返回。最痛苦的就是回程这段路。非常晒,非常累,水都喝完了,我走到全身肿起来,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一路走回去的。但我感觉很值得一去(此处cliff有不同意见)… 这是人生难得的经历,Kata Tjuta的壮丽和震撼也只有通过双脚丈量才能体会得最为真切。


从Kata Tjuta回到Uluru,等着看日落之前,我们绕到岩石旁边近距离摸了摸它。

人类和树木在它的面前渺小如蝼蚁,我们的生命相比它而言,也短暂如一瞬。只能跋山涉水到此,一睹数亿年时光留下的些许痕迹而已。

等了很久,终于拍下了Uluru最美的日落——


最后一个行程是骑骆驼看日出。我和cliff都是第一次骑骆驼,兴奋又紧张。一早到达农场的时候,骆驼们已经排排坐整装待发了,领头骆驼没睡醒,嘴巴嚼着嚼着头就慢慢耷拉下来,特别可爱。

骑上去骆驼站起来的一瞬间最恐怖,我真是一嗓子把自己嗷精神了。骆驼完全站起来感觉好高好高,我这个不恐高的人都觉得随时可能身体一歪就一头栽下去,更别说坐我后面的cliff,怕得话都说不清楚,一路手不敢撒开,一张照片都没给我拍…

等骆驼开始走起来之后,反而就能在它徐徐前进的步伐中跟着它身体的摇晃找到平衡,我也渐渐不怕了,空出手来拍了很多照片。

我们的骆驼名叫Cuzco,据说是全农场最聪明的骆驼。这个农场的骆驼基本全是野生捕捉驯化的单峰驼。

一直看着Cuzco的后脑勺

Cuzco沉稳而温驯,不急不慢的一边嚼着东西,一边带领我们穿过广袤的红土沙丘,呼吸着Uluru清晨凉爽的空气,见证初升的太阳照亮这片平原,将Uluru和整片大地染成绯红色。

一个小时过得太快,转眼回到了骆驼农场,我们在Uluru的全部行程也结束了。舍不得Cuzco,也舍不得这颗大石头,可能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见面了,谢谢这么美好的回忆。

在Uluru的每一刻都是刻骨铭心的,很遗憾没有多安排几天在这里,尝试更多的方式去了解这片土地和这里的人。虽然来这里旅行花费比想象的多,但来过一次便觉得,好像我离这个国家更近了一点。


本文原创,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

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,欢迎分享转发♡

点击本页面下方邮件订阅我吧

Stay Tuned!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